您当前的位置:科技中国网要闻正文

腾讯索赔抖音1个亿但情况有点复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8-19 08:22:11 来源:AI财经社
腾讯索赔抖音1个亿但情况有点复杂

  撰文/ 骆华生

  编辑/董雨晴

  腾讯视频与抖音的冲突,再一次激化了。

  8月17日,由于热播剧《扫黑风暴》被抖音未经授权搬运剪切,腾讯视频日前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腾讯方面已确认此事,并表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于8月17日立案。

  《扫黑风暴》是近期在腾讯视频上线的新剧,由孙红雷、张艺兴等主演。该剧上线后,点击量已经超过10亿。腾讯方面称,请求判令抖音方面删除、过滤、拦截平台上侵权《扫黑风暴》的视频,同时要求抖音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1亿元。

  短视频和以腾讯、优酷、爱奇艺为代表的在线视频战争早就打响了。两个多月以前的6月3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三家在线视频的老总集体炮轰短视频侵权,其中又以腾讯视频的措辞最为严厉,干脆将刷短视频的行为比作了“吃猪食”。

  此次腾讯视频对抖音发起高达1亿元的索赔,破了金额纪录,外界好奇,这背后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官方微博

  《扫黑风暴》爆了

  抖音却被告了

  自开播以来,由于涉及“孙小果案”、“湖南操场埋尸案”,凭借大尺度元素,《扫黑风暴》在社交媒体上的热度一直不低,各类剧情解读和短视频剪辑版频出。在抖音上,有关《扫黑风暴》的内容同样并不少见。

  8月18日中午,AI财经社就《扫黑风暴》这一关键词在抖音进行搜索,除了该剧的抖音官方账号外,还有多个账号在同步更新剧集内容。例如名为“《扫黑风暴》在线更新 草莓影视”的账号,已经以短剧的方式更新该剧到50集,折合长剧进度为第12集,与平台播出进度同步。

  值得注意的是,该剧为腾讯视频独播剧,9集至12集目前均为VIP内容,并预计在8月19日开启超前点播。该短视频账号的实时同步更新无疑影响到了该剧的会员营收。和多数长视频平台一样,腾讯视频目前仍然依靠优质内容拉动内容付费,并在上一季度中将营收增长归功于《斗罗大陆》和《创造营2021》两档独家内容。

  另有抖音用户向AI财经社反馈,自己正是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追剧”,“短视频的内容更碎片化,打开刷的也随意,现在基本上很少正经打开在线视频平台看剧了。”

  截至8月15日12时,《扫黑风暴》位列抖音剧集榜第一名,热度达到3753.4万,同时,#扫黑风暴#抖音相关话题有3.9万个视频,播放量高达12.1亿次,个别合集播放量超过1000万。而据腾讯方面向AI财经社回应,腾讯视频在开播前已连续三天向抖音多次发送《权利预警函》,并在发现侵权行为后发送《侵权告知函》。但抖音并未在发函后12小时内删除侵权视频,也未采取有效措施禁止用户上传。

  在更早之前,双方的关系一度微妙。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短视频二创如同双刃剑,有可能为原作带去好评或批评,但其流量却无论结果,一定能转化为UP主自身的关注度。与此同时,陷入增长焦虑的视频网站也一度希望涨势凶猛的短视频能拉他们一把。他们于是最大化开发这些“为爱发电”的剪刀手们的价值百科。此前,这些平台都曾发起过鼓励粉丝二次创作的活动,但最后都不约而同做出了“卸磨杀驴”的行为。

  腾讯视频“碰瓷”?

  不过,针对此次腾讯视频的诉讼,抖音方面在回应其他媒体时称,《扫黑风暴》此前已与抖音建立合作,与腾讯合作承制该剧的第三方在抖音开通作品官方账号,发表80个作品获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更新。这一回应即指抖音上活跃的《扫黑风暴》剧集、播出平台方东方卫视等官方抖音账号,而非盗播账号。

  而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据我所知,这个剧的剧方本身就和抖音是有合作的。”他分析称,腾讯视频此举有碰瓷之嫌。

  对于该案诉求能否获支持,天价索赔金额是否最终成真,目前则尚不明确。娱乐产业律师赵智功向AI财经社表示,目前该案还未有更多细节披露,“不好下判断。”

  前述知情人士认为,这更像是一种公关策略,通过法务层面与公关层面介入短视频与长视频的竞争,并希望为后者争得声势。“这个索赔金额,我们也觉得不是很合理,应该是测算了下一下流量的商务价格,但实际执行本身不会这么高。”

  这也不是腾讯与抖音就版权第一次产生纠纷。具体来说,除了今年在网络视听大会,腾讯在线视频事业群执行总裁孙忠怀曾抛出短视频“猪食论”,腾讯还曾起诉抖音短视频侵权腾讯旗下自研游戏《王者荣耀》,并在今年一审获赔60万元。相比较之下,这次就《扫黑风暴》提出的赔偿金额,创下近年来长视频维权的最高金额纪录。

  背后体现的是短视频业态对长视频业态的进一步侵蚀,后者不得已拉响警报,试图在舆论声势上获得更多支持。

  据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到2020年,短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从27.39%提升到33.73%,而长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却从34.21%下降到30.45%。

  随着长变短的趋势愈演愈烈,目前,长视频平台与中短视频平台的冲突也在增多。为了应对短视频平台对用户时长的抢占,长视频平台推出一系列防御措施,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通过版权反制短视频平台、联合行业发起抵制、采用法律手段进行威慑等等。具体到腾讯视频,其曾与优酷、爱奇艺一同发起行业公约,抵制短视频影视侵权。

  除去腾讯外,8月5日,央视新闻还官方发文谴责短视频侵权,呼吁保护奥运会版权,表示已对各类侵权活动调查取证。其中,除中国移动咪咕、腾讯、快手获得央视总台授权以外,其他任何机构均未获授权转播 东京奥运会赛事节目。

  长视频平台的规模增长已经见顶。而在短视频方面,腾讯已做过多次尝试。除了2018年,陆续推出多款短视频产品外,2021年4月,腾讯成立在线视频事业部,整合微视、腾讯视频、腾讯体育和应用宝,推行长短结合的内容生产和IP开发模式。不过,随着近期腾讯针对微视的再次战略调整,在线视频事业部也进入到“补短板”、“积累核心能力”的阶段,相应的业务重心也已转移到“片多多”等新产品上。而腾讯的短视频战略上,微视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一位短视频创作者则向AI财经社表示,面对这种长短视频的竞争,自己已经麻木了,“总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被告,明明有合作在先,却又收到了律师函。”而对于此次腾讯视频状告抖音,她认为,“按经验而看,很难告赢。”

原标题:腾讯索赔抖音1个亿但情况有点复杂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